巅峰先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然而往深处想区区十亿美元的事儿,按说根本无须劳驾梅切森公爵专程跑一趟——华尔街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美元收购、兼并、参股项目,按流程和权限都送不到梅切森公爵面前。

  那么梅切森公爵的用意何在?

  方晟研究欧美数百年发展史发现,劳诺德仁集团的基本战略是一定认定诸如贵族、领主、正治家等对家族具有巨大潜在利益,便会毫不犹豫投入金钱、心血和精力,甘愿做出巨大的牺牲来与之接近,等双方建立起无法动摇的深厚关系后,再从他(她)身上获得更大的利益。

  就是说继影子组织之后,自己又吸引到劳诺德仁集团关注了。

  影子组织是广种薄收,苦心费诣打提前量;劳诺德仁集团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看准了才下手。

  这就是明暗势力迥然不同的风格。

  影子组织做的事见不得光,必须未雨绸缪;劳诺德仁集团的风格有些借力打力味道,并不怕被外界知晓,它所做的基本上都可以公开,你明知其目的也没辙。

  这笔投资对润泽、对方晟都具有相当诱惑,何况去年任大伟就公开承认只要拉到十亿美元就过来陪投资商吃饭。

  但方晟其实并不在乎。

  任大伟真想给自己面子,第一次来润泽就应该留下来,或者给个诸如一亿美元的低门槛,而非把目标定得遥不可及。

  有时吃饭就是吃饭,考虑多了没意思。以方晟的背景和处境,任大伟吃与不吃都不重要。

  因此当车丛得知晚宴涉及到十亿美元时,专门跑过来问要不要“向大伟书计回报一下”,方晟淡淡说八字没成一撇呢,等资金到账再说吧。

  这一说车丛就有数了,原来市.委书计压根不想拉虎皮做大旗!想想也是,要论身份地位任大伟未必压得住场,人家梅切森公爵出入白金汉宫、白宫等等尤如闲庭信步,华尔街叱咤风云那些金融大鳄在他面前象小跟班似的,上次访华接待他的是仍在位上的燕首长。

  晚宴很简单,一共只有六个人:梅切森公爵、首席秘书、方晟、车丛,双方各带了位翻译。

  梅切森公爵不喜欢中餐,也不喝酒,爆炒油炸等菜肴一律不沾,主随客便,方晟安排了色拉、牛排和两道清蒸海鱼。

  很好的会谈气氛,主题不是酒。

  席间梅切森公爵先后问了方晟两个问题,不妨称作为面试,因为劳诺德仁集团搜集的资料只能代表方晟过去,他们更想了解他关于未来的想法。

  “我们都知道为了保护不良资产庞大的金融业,大陆设置了类似隔离墙的保护机制,在可预见的十年、二十年后,方先生觉得是否应该打破那堵墙,或者建得更高?”梅切森公爵问。

  方晟略加思忖,道:“欧美大学都是开放式的,而大陆高等院校基本有围墙环绕,潜意识的保守会蔓延到很多领域。公爵殿下,您指的不仅仅是金融,更包括整个经济体系和天文数字的贸易系统;您说的墙还分有形之墙和无形之墙,事实上无形之墙更是对外交流的障碍……二十年肯定不够,但二十年能做很多改变,从每个细微环节开始,比如无所不在的行政约束和画地为牢的授权制度,再比如横亘于各国之间的评估、配额、黑白名单等等。我们会一直抱着开放包容的心态去努力,然而谁都不可能承诺得太具体,用数字束缚我们的想象。您觉得呢,公爵殿下?”

  梅切森公爵慢吞吞道:“波契特伏是典型的财务集团,习惯于用数字说话,不过意识差异正是东西方有趣的地方,我喜欢不确定,那会让枯燥的生活变得……生动。”

  方晟顺势聊到欧美留学生在润泽大学各种趣事,梅切森公爵微笑而有礼貌地倾听,到服务员端上甜点时又问了个问题:

  “华尔街金融巨头已大到不能倒,实际上很多国家都面临同样的困境,大陆银行——据我所知哪怕规模非常小的区域性银行都不存在真正意义倒闭,为了稳定民心,正府通常指定国有股份银行接盘,相当于无条件偿付存款,方先生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中国,很多家庭把所有积蓄放到任意一家银行,坚信任何情况下都能拿回自己的钱并享有利息,西方有句谚语说不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欧美恐怕难以想象这样的行为,”方晟笑道,“基于相同逻辑,银行必须承担超出其义务的职责,这是几十年以来我们金融体制改革举步维艰难以取得突破的根本原因。我们不停地在边缘尝试,让企业债券、银票、理财产品市场化,投资人有可能遭受本金损失,但居民储蓄是不可撼动的,我想中国的老百姓还没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巅峰先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继承者的甜蜜娇妻只为原作者岑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寨散人并收藏巅峰先锋最新章节